男朋友说我是水货一般指的是什么意思

  沈祚作为顶级富二代圈子里最出色的一个,谁不想钓呢?只不过大部分人都没那个胆量去接近沈祚。

  某次酒会,柳蔷多次接近沈祚。

  什么端着酒杯,因没站稳,被人撞向沈祚啊,什么去洗手间因为迷糊,走错了,去了男洗手间啊……

  一系列骚操作,大部分给沈祚身边的保镖拦下来了。

  大概是所有计策都没管用,柳蔷直接莽了,像青春期,无畏的少女一样,一脸憧憬的向沈祚表白了。

  那最能八卦,嘲笑柳蔷最厉害的千金,周话绘声绘色的形容当时沈祚的反应:“钢铁直男沈祚,很迷茫的问柳蔷,女士,我们认识吗?”

  “笑死我了,当时柳蔷可是咱们圈子里的直男斩啊!没有人不喜欢她!结果沈祚来了一句,我们认识吗?”

  “不过,柳蔷不愧是能迷倒众多男性的人,遇上这种社死现场,她完全不尴尬,她还吹捧了沈祚的出色之处,然后虚伪又做作的表明自己对沈祚的爱慕,与憧憬。结果——”

  “哈哈哈,沈祚说,女士,请问你说这么多,是想成为我的女朋友,还是想自荐,进入我的公司?如果是前者,很抱歉,我不喜欢你这类娇娇弱弱,看起来特别能哭的类型;如果是后者,麻烦走正规渠道投简历,人事部那边会对你的能力进行测评,若过了标准,自然就可以进入我的公司。”

  周话的形容,仿佛带着名媛千金回到了当时那场酒会,再一次看了柳蔷颜面扫地的样子。

  几位大小姐皆是掩唇讥笑。

  江软软则是对柳蔷心生佩服。

  厉害啊!经历过这种社死场面后,竟然依旧能在众富二代中如鱼得水,还哄得他们怜惜疼爱。

  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吗?

  还有那个沈祚,长得好,人也有意思,最重要的是没有跪倒在柳蔷的石榴裙下,特别适合用于给顾甄戴绿帽呢!

  可惜,可惜,沈祚身边的人一茬一茬的,压根靠近不了。

  江软软瞥见赵庸那个富二代跟柳蔷分开了,似乎要往洗手间去。她也起身,准备跟赵庸打个照面,唰一下好感度。

  等捉奸在床上,好引导赵庸往顾甄陷害方向想。

  名媛千金们凑堆,要么在说八卦,要么在炫富,顾珍珠则在搞夫人外交,江软软起身去洗手间,也就一个赵凌知道。

  赵凌指了指手机,说:“遇上你丈夫,又被为难的话,给我电话。”

  虽说赵凌是被顾珍珠叮嘱了,才讲这种话的,但江软软还是冲她一笑,以示感谢。

  江软软踩着高跟鞋,拎着裙摆去了洗手间。

  在外没瞧见赵庸,江软软估计人应该在里面。她考虑,要不要学柳蔷勾搭沈祚时的把戏,假装自己走错了洗手间。

  还未付之于行动,江软软察觉到后面有脚步声传来。

  皮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,和高跟鞋有很大区别。江软软轻而易举的辨认,身后是名男性。

  为了避免在非任务对象面前闹出笑话,江软软放弃了柳蔷那一招,不紧不慢的进了女洗手间。

  却没想,后面的人竟跟着她进了女厕。

  江软软:“?”

  她听错了?后面的人,是女性?

  因猜错身后人的性别,江软软对其有了几分兴趣。

  她好奇转身,正巧看见在名媛圈里被称作钢铁直男的沈祚,涨红着脸,慌张后退,且说:“对、对不起,我走错了——”

  近看沈祚,更能感受其皮相之精美。

  轮廓深邃又不显凌厉,五官精美又不显阴柔。眼睫如鸦羽,自成天然眼线。最出色,最叫江软软喜欢的,是那艳丽朱唇,唇珠勾人,特别适合接吻。

  沈祚是故意走错的。

  他意外看见江软软,便推了所有应酬,急急忙忙追过来了。

  边追,边想着该怎么跟江软软认识。

  明明看了那么多恋爱手册,临头什么都记不起来了。只记得几年前,某位不记得长相的女士,勾搭他的方法。

  然而,故意走错洗手间后,沈祚不晓得下一步该怎么搞了!

  江软软饶有兴趣的瞧看这个明明走错了洗手间,却只后退了两三步,就没动了的男人,似笑非笑的说:“先生,我怎么看你,像是故意走错的啊?”

  沈祚:“!”

  沈祚慌得一批,他磕磕巴巴的要解释时,外头传来一阵女人的说笑声,和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咚咚声。

  有人来了。

  女性,最起码三名以上。

  沈祚:“……”

  他得退出去了,再不退出去,就要被骂变态了。

  刚有所动作,江软软就扣住他的手腕,连拉带拽的将人拖进了女厕最里面的隔间。

  咔哒一声,隔间门被上了锁。

  而沈祚本人也被江软软推坐在马桶上。

  更让沈祚措手不及的是,江软软坐在了他温热的大腿上,面对面就算了,整个人还压在他身上!

  软香玉在怀,又是喜欢的人,沈祚脸红得更厉害了,呼吸都急促了几分。

  要不是江软软捂着他的嘴,他可能会因为两个人之间太近,太亲密而慌乱出声。

  更让沈祚心跳如雷,浑身发烫的是,江软软偏头,贴着他的耳朵,低语:“先生,别出声哦。不然啊,所有人都会知道,你是个喜欢往女洗手间钻的变态哦!”

  气息喷洒进耳蜗,本就敏感的耳朵,酥痒不已。

  完全扛不住勾的沈祚又热又燥,他喉结滚动,很想说自己不是变态。但刚张嘴,江软软就极快的将食指,中指,无名指并拢,塞进了沈祚嘴里,压着他的舌苔让他讲不出半个字。

  沈祚惊愕的瞪大了眼睛,难以置信的看着江软软。

  他漆黑的瞳控外圈,竟点缀着一圈淡淡的绿色。

  那种特别透亮的青绿,很好看。

  江软软很喜欢,她盯瞧着那一圈青绿,同时笑眯眯的警告:“要听话哦,沈先生。”

  隔了大概十分钟,外头说笑着补妆的女士们终于走了。

  江软软抽出自己的手指,扯了几张纸巾,慢条斯理的擦干净手指。

  将脏了的纸巾团成团,扔进垃圾桶后,江软软一拍手,打散了隔间里的暧昧。她笑嘻嘻的看着面颊泛红的沈祚,说:“现在没其他人了,沈先生,我们该谈谈,你要怎么堵我的嘴了。”

  还沉浸在江软软的贴近,且因为‘江软软含量’过度,而有些头晕目眩的沈祚,懵了。

  他啊了一声,问:“怎、怎么堵?”

  江软软还没回答呢,恋爱脑沈祚冷不丁想起恋爱手册里的一句话。

  ——女朋友喋喋不休时,能堵住她嘴的,只有亲吻!

  沈祚脸顿时更红了,他干巴巴的说:“亲、亲吻的话,会、会不会太快了点?”

  江软软:“???”

  沈祚确定是富二代圈子里最出色的那个?

  怎么看起来,脑回路比顾甄还奇怪啊?

  江软软一言难尽的看着沈祚,说:“沈先生,虽然你色相出众,很符合我的审美。但你若不想,让我将你是个爱闯女洗手间的变态一事传播出去,亲吻是不行的哦!”

  “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。准确的说,你得配合我干件事儿。”

  沈祚一听江软软想要自己帮忙,当即没了否认自己不是变态的心思,他问:“你想要我做什么?”

  江软软微微一笑,说:“配合我,给我丈夫,戴顶绿帽子。”

  沈祚好似被浇灌了一桶冰水。

  什么心跳加速,什么面红耳赤,都没了。

  他怔怔的看着江软软,问:“你、你有丈夫?”

  江软软一愣,这是不认识她?

  她还以为,整个圈子的人都知道她了呢!毕竟,作为顾甄的妻子,她一直是圈子里的笑话。

  江软软笑眯眯的说:“对呢,我有丈夫。沈先生,你看起来很失望?难道说,你看上我了?”

  沈祚没作答,他脸色不大好看了,拧着眉头,气势凛冽。

  这反应,让江软软颇为诧异。不是说,沈祚是钢铁直男,压根就不对女人感兴趣吗?怎么随便撩撩,就看上她了?

  不,不可能是看上她了。

  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心动呢?江软软想,应当是觉得她有意思,想玩,却没想到她是个有夫之妇,觉得她不那么干净什么的。

  男人嘛,都这样。又好色,又喜欢干净的处子。

  江软软摸了摸沈祚的侧颈,正准备用他偷闯女洗手间的变态行径,胁迫他配合自己,搞一场捉奸在床的戏码。

  沈祚嫌恶她是有夫之妇的话,顶多她不假戏真做呗!

  然而,还没开口,沈祚就扣住了她的腕骨,冷声问:“你丈夫是谁?为什么要给他戴绿帽,他对你不好吗?他是不是打你了?!”

  江软软:“?”

  她不太能理解沈祚的脑回路了。

  为什么一副她丈夫若对她不好,就要给她出气的样子?

  怎么搞得像……她爹?

  江软软脑子转得飞快,考虑该怎么应对这意料之外的情况。

  数秒,江软软就有了想法。

  她诚实答复:“顾甄,我的丈夫。为什么要给他戴绿帽呢?是因为他想要我给他戴绿帽,有这种癖好,就像沈先生你喜欢偷闯女洗手间一样。”

  沈祚当即说:“我没有偷闯女洗手间的癖好,我只是——”

  他没给说完,就皱着眉头说算了。随后,他严肃的问:“江软软,你不能配合他!他的这种癖好,有第一次,就有第二次!知道吗?”

  江软软眸色微闪。

  她有告知沈祚,自己的名字吗?

  明明连她是顾甄的妻子,都不知道。

  这个人认识自己,但并不晓得她是顾甄的妻子。

  江软软边回忆过往,想着自己在什么地方和沈祚碰过面,边笑眯眯的跟沈祚说:“沈先生,很感谢你这么关心我,但是啊,我刚才是骗你的。顾甄要我给他戴绿帽,并非他的癖好,而是想要跟我离婚的手段。”

  沈祚一怔:“什么?”

  江软软半真半假的说:“顾甄想跟我离婚,因为他的白月光,柳蔷柳小姐回来了,想要我让出顾夫人的位置,给柳小姐。可是呢,顾老爷子,以及姑姑顾珍珠对我颇为满意,绝不可能让他和我离婚。”

  “为了跟我名正言顺的离婚,他啊,就让我被捉奸在床,给他带个绿帽。这样,顾老爷子,和顾珍珠女士,都不会说什么了。毕竟我‘出轨’在先。”

  “这种事,你为什么要同意?!”沈祚完全站在了江软软这边,对顾甄的行径,深恶痛绝,“你就那么喜欢他?他让你做什么,你就做什么,毁了你自己,你也愿意?!”

  是用把柄威胁沈祚,让他少点废话,直接配合呢?还是表露出要甩锅给顾甄的心机呢?

  江软软斟酌数秒后,选了第三条路,她笑眯眯的说:“当然是顾甄给的多啊!”